多大宗商品面临巨大价格下跌压力企业开始寻找出路

原标题:疫情下大宗商品企业“去库存”调查

尽管企业复工复产进程加快。不少产业链上游大宗商品生产贸易企业依然面临不小的去库存压力。

记者多方了解到,目前通过期货套保对冲大宗商品价格下跌与销售乏力风险的上游企业数量正迅速增加。

相比大宗商品贸易商,众多原材料生产企业的日子同样不好过。

前述铁矿石贸易商也向记者透露,目前他们也通过按基差价格买入铁矿石看跌期货,对手里的铁矿石库存进行套期保值。

武汉光谷农产品交易市场交易员师天兆透露,为了应对疫情等不确定因素冲击,他所在的公司在春节前对约2000吨棉花现货风险敞口进行期权保值,包括在节前买入120手(约600吨)棉花看跌期权,近日企业考虑到企业复工复产与消费旺季来临令棉花期货价格可能触底反弹,又卖出300手(约1500吨)看涨棉花期权以增强现货收益。

“这也意味着春天即将到来,去库存压力正一天天减弱。”他指出。

中大期货分析师张骏指出,鉴于众多产业存在下游复工缓慢、高库存和现货价格大幅下跌等状况,上游原材料生产贸易企业通过期货市场进行卖出套保不失为规避风险的好办法——当期货价格反弹及基差定价处于相对低位时,企业可以根据自身产量库存,以一定比例卖出期货合约,在现货完成销售时再平仓,此外,押注期货价格下跌也能有效对冲现货降价风险。

中泰证券宏观分析师梁中华发布最新报告指出,由于疫情导致经济活动下降与大宗商品需求遇冷,当前钢铁、水泥、化工等主要工业品库存水平大幅上升至历史高位,比如5种主要钢材的钢厂库存水平比以往最高点还高出约一半,水泥的库容比水平也突破过去数年最高点,化工品PTA库存天数达到过去高点的两倍……

上述江浙地区钢材生产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下游企业此前停产歇业,不少钢材贸易商都以各种理由推迟取货,导致企业收不到大部分货款。随着越来越多钢材库存堆积在仓库,整个企业管理层每天都在担心钢材价格下跌令企业利润大幅缩水,甚至亏本生产。

“在地方政府相关部门撮合下,我们与一家当地期货公司开展了合作,由后者给我们制定了一整套期现结合的原材料采购方案。”他透露。具体而言,企业先在期货市场以较低价格买入一定数量的热卷钢材期货头寸,若期货合约到期时热卷钢材现货低于期货价格,企业就抛售上述期货头寸,直接买入现货;反之企业履行期货合约通过实物交割买入热卷钢材。

此次新省枪击案的遇害人数已经超过了加拿大蒙特利尔工学院枪击案,成为加拿大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大规模枪击案。

由于疫情导致经济活动下降与需求减弱,越来越多大宗商品贸易商正为“去库存”与“价格下跌风险”烦恼。

随着期货交易品种日益丰富,如今越来越多下游企业还积极引入期权衍生品完善自身套期保值方案。

“近日我们联合了当地多家大中型下游企业,将运输物流难题向地方政府部门做了汇报,后者表示将组织物流公司分配相应车辆协助完成原材料采购运输,同时,会要求当地相关部门在满足防疫监管要求的情况下,对相关车辆采取更灵活高效的放行措施。”这位建筑公司采购部业务主管指出。

期货套保减轻库存减值压力

警方表示,沃特曼得以长时间持续作案的原因之一是,他曾驾驶一辆伪装为巡逻警车的车辆。假警车与另一辆车也已被烧毁。而他作案期间其所穿的皇家骑警制服尚不知是否为仿冒品。警方未透露他使用何种枪械,以及他是否持有枪支牌照。

“现在我们也处于两难困境,若关闭锅炉减产,重启锅炉就要消费大笔资金,反之维持现有的生产力度,大量钢材库存又面临价格持续下跌与亏损扩大风险。”他指出。所幸在两家期货公司建议下,他们尝试拿出40%钢材库存进行期货套期保值,得以抵御价格下跌与销售乏力风险。

“不过,期货套保只能缓解企业部分库存销售与价格下跌压力。要真正让上游企业摆脱去库存压力,还需要更多下游企业复工复产令大宗商品需求恢复到正常水准。”上述江浙地区钢材生产企业负责人向记者透露。目前当地政府已放宽企业复工复产审批流程,并加大力度协助工人返城帮助企业加快复工复产进度。

一位中部地区建筑公司采购部业务主管向记者坦言,目前他们的上游热卷钢材供货商尚未复工,导致他们在复产过程遭遇原材料短缺困境。此外,公司高层还担心,随着越来越多建筑企业相继复工复产,不排除部分热卷钢材供货商趁机抬高售价牟利,导致他们采购成本额外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企业复工复产进程加快,部分下游企业同样急需期货套保对冲原材料价格波动与采购风险。

“现在每天都要支付不菲的船租与额外仓储费用,买家已支付的违约金几乎都因此耗去大半。”这位铁矿石贸易商向记者透露。

加拿大警方20日透露,目前警方正在16处案发现场进行调查,已发现有5栋建筑被焚烧。23名遇害者中,包括女警员海蒂·斯蒂文森。她生前是新省皇家骑警的新闻发言人。另有一名男性警员负伤,但无生命危险。警方说,随着调查的持续,死亡人数有可能再度增加。

据唐宋数据显示,截至2月22日当周,钢材市场总库存达到创纪录的3428万吨,工厂库存已超过极限,此外每天还有200万吨钢材源源不断地生产出来。

警方确认,51岁的男性枪手沃特曼是一名牙医,并开设有一间诊所。遇害者中,有人与他相识,但也有素昧平生者,其作案动机仍然未知。

“此举效果还不错,目前企业管理团队不再每小时都要关注一次钢材价格波动,将主要精力放在复产增效环节。”他告诉记者。

一位涉足生产消毒液原料的企业高层向记者透露,为了抗击疫情,他们企业正加大消毒液原料生产力度,导致主营业务原材料PVC大量积压。此前企业根本不知道可以通过期货套保对冲PVC库存价格波动风险,比如在期货公司建议下,他们迅速买入相应数量的看跌PVC期货头寸对冲价格下跌风险。

记者注意到,不只是钢材,很多大宗商品也面临巨大的价格下跌压力。

一位江浙地区钢材生产企业负责人也向记者表示,目前他们最担心的,是高库存叠加下游需求减弱,正令钢材价格趋于持续下跌,导致他们库存减值与经营压力与日俱增。

具体而言,这家钢材生产企业决定按基差定价(即钢材在某个特定时间与地点的现货与期货价格之差)买入一定数量的看跌钢材期货头寸,从而对冲钢材潜在下跌压力;与此同时,他们又以较低价格买入一定数量的铁矿石买涨期货,从而锁定原材料采购成本保障未来钢材生产的利润。

面对困境,越来越多上游大宗商品生产贸易企业开始寻找出路。

据报道,在加拿大新斯科舍省,一名枪手于18日晚发动了大规模枪击。警方对其展开约12个小时的追捕。最终,警方于19日在距离哈利法克斯约35公里的恩菲尔德将凶手击毙。

他直言,通过这笔仓单抵押贷款,他的企业资金流动性得到很大提升,短期内无需担心资金链断裂而被迫大幅低价甩卖铁矿石库存状况出现。

不过,现在令他困扰的是,当地热卷钢材期货交割仓库离他们企业生产基地约有1天运输路程,若运输途中防疫检查关卡较多且道路拥堵,企业将无法按时拿到热卷钢材原材料进行生产,导致生产效率低下且额外运营成本骤增。

套保解决原材料采购难题

“事实上,期货套保的另一个好处,就是便于我们申请仓单质押贷款以盘活资金流。”他告诉记者。以往当铁矿石需求下降时,他们都是通过与下游企业签订基准价+浮动价方式拓宽销路“去库存”,但这种以现货市场价格采集为主的定价方式未必能准确反映市场最新供需状况变化,一方面导致贸易商时常卖低价格遭遇亏损,另一方面银行也觉得这种定价方式无法全面规避价格波动风险,不愿给予仓单质押贷款。但现在通过期货套保,银行认为这笔铁矿石库存的价格波动风险得到有效对冲,相应贷款审批通过率大幅提高。

一家铁矿石贸易商向记者透露,由于买家因停产突然取消订单,目前他从澳洲进口的铁矿石只能存储在运输船上,在太平洋漂流。

“考虑到期权合约即将到期,近日公司选择将节前买入的108手棉花看跌期权进行行权,同时将剩余买入看跌期权以及卖出的看涨期权进行平仓,从而规避了疫情所导致的棉花价格下跌风险。”他坦言。相比期货保值,买入棉花看跌期权,在棉花价格反弹期间没有追加保证金的压力,又能起到保值效果,令企业套期保值的资金成本更低且损失额更小。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