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示病毒的“骗术”

第一作者中科院外籍科学家揭示病毒如何“骗过”植物并入侵的

为什么植物会被病毒、细菌侵袭?病毒、细菌是如何“骗过”植物自身的防御体系的?如何在保证植物产量不减少的情况下还能增强抵抗力?北京时间8月24日23时,中国科学院植物科学卓越创新中心上海植物逆境生物学研究中心的外籍科学家罗莎·洛萨诺·杜兰(Rosa Lozano Duran)团队在《细胞》上发表论文,揭示了一条连接细胞膜和叶绿体的重要信号传递途径。

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影响,一些原计划出国留学的同学转而开始关注中外合作办学这种“不出国门的留学”方式。中外合作办学到底能否像一些人期待的那样,成为留学的“替代品”呢?

据俄新社消息,当天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说,“北溪—2”是一个国际商业项目,目前没有任何理由来讨论限制这一项目。

罗莎团队的文章揭示了一些植物蛋白如何与细胞膜相关联,并在感知病原体存在时,它们又如何从细胞膜转移至叶绿体内部,“警告”叶绿体有威胁存在。紧接着,叶绿体通过“逆行信号传递”过程,将这些信息传递至细胞核,从而调节抗病基因表达,激活防御以对抗入侵者。该途径是植物细胞将危险信号从外界传递到叶绿体的策略之一,并能快速、及时、准确地整合信号并产生适当的下游响应。

报告指出,由于中外合作办学项目或机构收费相对高昂,在招生的录取分数上,多数中外合作办学项目录取分数线低于非中外合作办学项目,但差距在逐渐缩小。

有趣的是,这项工作还发现,病原体可以劫持这种在植物细胞内部传递信息的途径。一些来自植物病毒和病原细菌的蛋白质可以巧妙地“模仿”上述植物蛋白质的行为。它们能与细胞膜结合,当植物细胞感受到攻击时,也可以移动至叶绿体。一旦进入叶绿体内部,这些病原体蛋白会损害叶绿体与细胞核之间的通讯,从而阻碍植物防御反应的激活,帮助病原体生存和繁殖。

近年来,真菌、细菌、病毒等多种植物病原体在全球范围内对农作物生产造成了巨大损失,严重威胁世界粮食安全。罗莎团队的这项研究,为植物保护策略的设计和新的抗病品种的研发提供了全新思路。值得注意的是,研究还发现,在没有病原体存在的情况下,可以增加植物对病原体的防御能力而不影响其生产力,从而可能达到改善植物健康和不影响植物生长的双重目的。

“一般而言,植物的产量和抗病之间有一种微妙平衡,抗病能力上去了,产量则随之下降。但这项研究使得两者可以兼得。”韩斌说。

要探讨中外合作办学能否成为留学“替代品”,首先绕不开“教学质量”这个重要议题。

“我们研究了超过400种不同类型的细菌、病毒对植物的影响,发现这些病原体进化出了相似的策略来骗过植物。”罗莎告诉记者,这项研究有力证明了这条连接细胞膜和叶绿体的信号传递途径在植物与微生物相互作用中起着核心作用。

对于此前专家不看好辽宁的前景,马丁内斯表示:“之前有专家预测,说我们会以0-2输掉比赛;现在9位专家已经出局了!只有一个专家还在。”

同时,家长和学生在和留学作比较时,中外合作办学的学费也是最常见的考虑因素之一。

具体而言,中外合作办学项目学费在1.5万元/年-10万元/年,大多数为2万元/年-4万元/年左右。报告解释,中外合作办学高收费有其原因。通常情况下,收费较低的合作办学项目,多半采用的是国外的教材,而教学仍以国内教师为主;收费较高的中外合作办学项目,外方教师比重增加,更与国际教育接轨。

中国科学院院士、作物基因组与遗传学家韩斌介绍,病毒与植物之间的相互作用,也类似于病毒与人体细胞的互作,罗莎的研究可以登上《细胞》杂志说明该研究也具有普遍的生物学意义,“《细胞》杂志素来偏医学方向,而罗莎针对植物的研究,或许能在病毒的工作机制研究领域产生更广泛的作用。”据悉,这也是中科院分子植物科学卓越创新中心成立以来在《细胞》杂志上发表的第二篇论文。

报告显示,关于学费,中外合作办学项目相对国内普通高校专业学习费用较高,是普通高校专业的数倍。中外合作办学项目的学费差异很大,不同的办学地区、不同的合作院校、不同的专业,学费各不相同。

随后,马丁内斯谈到了赛前自己做的承诺:“我们有一个梦想,我有一个梦想,我承诺了,我们要做到!之前跟总经理说,不要买明天(周五)的票,买周日的票。”

“相比之下,抛开购买房产不谈,仅从在沪租房和生活的角度来看,他们在上海的待遇比在英国或欧洲其他国家要好一些。”韩斌说,这些外籍科学家在沪享有独立组建团队的权利,还有充足的经费保障、研究设施供给,这也成为罗莎在沪工作5年多即能在《细胞》杂志发表学术文章的重要前提。

据了解,中外合作办学是指中国教育机构与外国教育机构依法在中国境内合作举办以中国公民为主要招生对象的教育教学活动。从办学形式来看,中外合作办学有“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中外合作办学项目(专业)”两种形式。“中外合作办学机构”是指经教育部批准的外国高校同中国高校在中国境内合作举办的以中国公民为主要招生对象的教育机构。“中外合作办学项目”是指中外合作办学者不设立专门的教育机构,而是直接在某个大学的某一学科或某个专业直接开展合作。

植物细胞表面有一层细胞膜,可以将细胞内部与外部环境相隔离,而细胞膜外侧是潜在病原体接触的重要产所。因而,植物需要通过细胞膜感知特定的分子以了解潜在攻击者的存在,并发出“警报”。而这些“警报”必须传递到细胞内部,到达包括叶绿体在内的不同细胞区室。叶绿体为植物特有的、进行光合作用的细胞器,同时也在调节植物对刺激响应中起着核心作用。这些“警报”信号最终到达存储遗传物质的细胞核,调节植物抗病基因表达。尽管对于植物的生存至关重要,但迄今为止,这种“警报”信息如何在细胞内传递尚不完全清楚。

报告显示,自1995年《中外合作办学暂行规定》发布以来,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实现“快速生长”。截至2019年年底,全国已有600余所高校举办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在137所“双一流”建设高校中,举办有中外合作办学机构或项目的超过86%。“双一流”建设高校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及项目中,约20%的外方合作院校为QS世界大学排名前200名的高校。

近期,俄反对派人士纳瓦利内在乘机前往莫斯科的途中突然陷入昏迷,疑似中毒,随后飞机紧急迫降。俄当地医生称,未在纳瓦利内体内发现毒药痕迹。此后纳瓦利内被专机接到德国柏林接受治疗。9月2日,德国联邦政府表示,德军方实验室在对纳瓦利内进行毒理学检测后发现其体内有“诺维乔克”神经毒剂的“明确证据”。德国政界人士就此表示,应就“北溪—2”项目向俄方施压。(完)

罗莎告诉记者,选择到上海、中科院工作,是她职业生涯中所作出最好的选择,“我们在辰山园区的团队,工作语言就是英文,中文文件和英文文件全部同步,我在上海工作一切顺利。”

报告认为,中外合作办学项目和机构(非独立法人)录取的生源质量在提升,这也说明考生和家长对中外合作办学质量的认可程度在提升。

近日,中国教育在线发布本科阶段中外合作办学数据调查报告,聚焦“双一流”建设高校和9所独立法人合作办学机构,对本科阶段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办学项目在招生规模、合作院校、专业设置、收费情况、生源质量及就业情况等方面进行调查,分析发展情况及趋势。报告显示,中外合作办学招生规模不断扩大,录取分数持续上升,教学质量大幅提升。

记者了解到,中科院分子植物科学卓越创新中心近年来引进了约10名像罗莎一样的外籍专家,他们来自美国、加拿大、希腊、西班牙、日本、韩国等不同国家,平均年龄不到40岁。以罗莎团队为例,这是一个包含了中国、西班牙、法国、突尼斯等不同国家研究人员的国际化团队,团队成员均由负责人罗莎本人负责招募。他们常年在分子植物卓越中心辰山园区进行科研工作,待遇有良好的保障。

格鲁什科在评论美国总统特朗普呼吁欧洲因纳瓦利内一事中止“北溪—2”项目时说,特朗普这一呼吁并不新鲜,美国一直在阻挠“北溪—2”项目,欧洲应该为自己找到一种方式来申明自身利益。

此前美国方面认为,“北溪—2”项目将使欧洲各国加深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同时会损害乌克兰的经济和战略安全。因此,美国对参与“北溪—2”项目的企业实施制裁。但俄德两国领导人均表示支持“北溪—2”项目建设。

报告指出,近年来,中外合作办学发展进入“质量提升阶段”。同时,报告提到,中外合作办学项目就业统计数据显著向好,就业率和就业质量持续提升,尤其在出国(境)升学方面具有突出优势,毕业生多数进入国(境)外一流高校深造。以北京某“双一流”建设高校中外合作办学机构2019年毕业生的情况为例,其继续选择合作院校硕士项目的学生比例为56.6%,申请其它国(境)外高校的学生比例为34%。

格鲁什科说,“北溪—2”是商业项目。该项目可加强欧洲的能源安全,为经济交流搭建平台。从现实考虑,最终(项目)利益会占据上风。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