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子董事长芮晓武“数字治理”时代拉开大幕

中新网福州10月12日电 (郑江洛)“今年以来,数字技术加速融入国家治理,催生了‘一码通行全国’等前所未有的现象级应用,‘数字治理’时代正式拉开大幕。”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中国电子)董事长芮晓武12日在福州召开的第三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上表示。

那么,应该如何推进数字治理?芮晓武通过“三新”来解答创新实践数字治理整体解决方案。

王毅表示,中方在利比亚问题上一贯秉持客观公正立场,坚持在联合国主导下推动利比亚问题的政治解决。中方愿继续同各方一道努力,帮助利比亚人民迎来和平的曙光,踏上发展的道路。

芮晓武介绍道,中国电子注重对能力互补的优秀民营企业进行“反向混改”,现已出现2家千亿级市值的科创板上市公司。(完)

(作者为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副院长、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

第三,中国注重提高贫困人口内生发展能力。长期以来,中国扶贫强调不但要提供“输血”机制,更重要的是要提高贫困地区、贫困人口自身“造血”能力。贫困的挑战是多维度的,不但包括收入贫困的挑战,也包括知识贫困、生态贫困等多方面挑战。中国经验表明,只有从多维度消除贫困,才能根除贫困。

为此,中国电子构建了技术先进的飞腾CPU和麒麟操作系统体系(“PK”体系),在全球首创将“可信计算3.0”技术融入到CPU、操作系统和存储控制器中,形成了“三位一体”的“PKS”主动免疫防护体系,在实践中“PKS”的安全性能表现优异,中国电子形成了一只约万人的网络攻防队伍,安全实力居世界先列,为数字治理奠定了坚实的安全“地基”。

首先,包容性发展是最大的贫困消除器。中国减贫成就不但得益于快速的经济增长,更重要的是经济增长模式是包容性的。中国的经济增长能够吸纳全体人民共同参与、共同分享发展成果。改革开放以来,数亿贫困人口通过参与工业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提高了收入,摆脱了贫困。

据悉,中国电子创新推出基于“PKS”体系、面向政府专用的“中国电子云”,并通过企业投资方式,采取“公有云服务+专属公有云产品”的混合云模式,能够安全高效灵活地解决数据共享问题,同时由于是企业灵活投资,能够随时保障实现技术迭代,始终保持技术先进性。

最后,以新的组织机制提供数字治理的“精美装修”。芮晓武指出,数字治理涉及广泛应用和诸多“痛点”,必须尽快发展技术先进的朝阳生态。中国电子在全球首个研发成功兼容安卓移动生态的银河麒麟操作系统V10版本,并自愿担当数字治理的组织平台功能,携手上千家业界伙伴推进基础软硬件联合攻关,不断提升最佳应用整合能力。

中国用70多年时间,在减贫的规模与速度上都创造了人类减贫历史上的奇迹。

其一,要以新的技术路线打牢数字治理的“安全地基”。芮晓武认为,数字治理的基础是掌握数字技术。当前,我们面临着核心技术受制于人,在别人的墙基上砌房子的困境,尤其是国产技术尚未经过充分迭代,存在漏洞过多,而且仅打补丁的方式无法适应国情的需要,“这就要求我们必须敢于以超常规创新的路径加快解决这些问题。”

中国的减贫成就不但意味着人民福祉的重大改善,标志着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里程碑,对于世界也具有重要的意义。贫困恶魔并非不可战胜,中国的减贫成就将给其他发展中国家以巨大激励。同时,中国已经创造了若干具有世界普遍意义的经验,能够为还在减贫道路上艰难跋涉的许多发展中国家提供借鉴。

目前,中国减贫组织体系从中央政府到村基层,层层推进,机制完备。扶贫干部像种子一样撒播在中国广阔的乡村大地上,和贫困人口一起工作,一起生活,把扶贫政策转化为切实的扶贫行动。他们在实践中注重扶贫模式的创新。例如,通过帮助农民掌握手机拍摄短视频、直播带货这一信息时代的新“农具”,使得一些乡村摆脱了贫困。

其次,中国减贫战略与时俱进。中国减贫注重长远规划,同时也注重问题导向,减贫战略根据实际发展水平与发展条件不断适应性调整。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就开始实施扶贫开发战略,扶贫政策更加系统、扶贫措施更加多样。特别是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进一步提出了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战略。

王毅表示,利比亚危机已延宕10年,国际社会需要帮助利比亚人民尽早打开和平大门,安理会更是责无旁贷。中方提出四点主张:一是推进全面停火止暴。这是当务之急。呼吁利比亚各方立即停止敌对行动,敦促各国切实落实安理会决议。二是坚持政治解决方向。这是利比亚问题的唯一出路。呼吁各方重返对话正轨,坚持“利人主导、利人所有”的原则,支持联合国斡旋主渠道作用。阿盟、非盟等区域组织在政治解决利比亚问题上的作用应得到充分发挥。三是消除危机外溢影响,不能让利比亚成为恐怖主义滋生蔓延的温床。四是恪守宪章宗旨原则。这是安理会有效履行职责的重要前提,也是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的有力保障。

而今,困扰中华民族几千年的绝对贫困问题即将历史性地得到解决。这一历史性事件,必将给全球减贫事业带来正能量。

芮晓武表示,其次,要以新的建设模式构筑数字治理的“主体框架”。数字治理要求必须使用最先进的数字技术,由于数字技术更新迭代快,对于政府来说,如果完全依托财政拨款来建设,难以应对由于技术迭代频繁不断支付的成本。

此外,中国注重发挥各方力量共同参与贫困治理。对口支援机制,包括中央部委对口支援、各省份之间的对口支援和省内的对口支援等。社会参与机制,国有企业、民营企业、非政府组织、社会捐赠等通过各种途径共同参与。国际援助方面,积极争取多方援助,吸引国际机构、国际组织对减贫事业进行支持。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