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岁打出场均33+14!汉斯布鲁真是南天一柱

12月22日,CBA冬至大战如期开战,四川男篮88-119不敌浙江男篮,没能吃成最大的饺子。不过,怒砍全队最高33分和全场最高15篮板的汉斯布鲁,表现依旧对得起到场球迷。

首节刚打2分半,球队进攻无所建树,汉斯布鲁便早早披挂上阵。跳投勾手连续不中,他自己倒也没着急,本节中段在反击中暴扣得手后,这还开始慢热。2分钟之后,汉斯布鲁罚球线接球直接撞开邓蒙和张大宇俩人就往篮下挤,赖俊豪见势不妙急忙往篮下补,但汉斯布鲁还是一人扛着仨强硬上篮得手。

2.关于扶贫方面的问题。有关地方和部门已整改54.06亿元,完善制度或落实扶贫政策334项。

1 2 3 4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一是预算安排未充分考虑资金结转结余情况问题。对未将上年结转纳入年初预算问题,3个部门已在编报下年预算时统筹考虑;对未及时清缴结余问题,7个部门和10家所属单位已清缴结余资金8791.4万元,2个部门和39家所属单位的2.68亿元待办理竣工决算或报批手续后上缴。对向连续结转的38个项目安排预算问题,已加强预算执行进度管理,在编制下年预算时压减部分项目预算。对11个项目超期未开工或无法实施问题,其中10个项目已开工、1个已调整投资计划。

一是绩效目标设定不够科学问题。对未设立绩效目标问题,财政部2019年已设立绩效目标,随预算同步下达;对未填报绩效目标表问题,发展改革委要求各地各有关单位申报投资计划时填报绩效目标。对评价标准偏低、缺少关键因素等问题,发展改革委重设了2019年相关投资专项的绩效目标,根据支持方向设定了与任务匹配、可操作和量化的绩效指标。对绩效量化指标偏少或量化指标超出项目内容等问题,财政部积极推进分行业、分领域预算绩效管理指标与标准体系建设,指导相关主管部门调整和优化了一级项目绩效指标。对目标设定不够明确或要素不完整问题,财政部已修订8项专项转移支付管理办法并明确绩效目标,3项专项转移支付和1项政府性基金下达预算时已细化和完善绩效目标,2项专项转移支付在政策到期后不再安排,4项正在修订管理办法,相关部门也及时调整了项目绩效目标。对绩效目标未与预算同步下达问题,有11项在下达2019年预算时同步下达绩效目标,1项在政策到期后不再安排。

二是预算编制不够细化和合理问题。对6项专项转移支付未落实到具体地区问题,有1项在政策到期后取消,5项将在编制下年预算时落实到具体地区;对批复的10个部门预算未细化问题,财政部已督促相关部门在执行中细化,并对部门下年年初未细化的预算原则上全部调减收回。对向7个协会和非本部门所属75家单位安排预算问题,财政部对4个协会下年起不再安排预算,调减1个协会2019年预算291.39万元,并会同发展改革委等部门规范对协会和非所属单位的预算保障、拨付等渠道。

虽然是救火外援,但如今已经是34岁的汉斯布鲁本赛季场均33.1分13.7篮板2.3抢断的数据,是他CBA生涯新高。不仅有过49分22篮板的超级两双表现,更在得分榜第六、篮板榜第四。

毕竟是当年在NCAA根本拦不住的北卡名将,毕竟也曾是美联社年度最佳球员,毕竟是NBA的首轮13位秀,如此疯狂的表现或许也不是大意外吧。

1.关于中央决算草案未披露以收入退库方式安排支出、一般公共预算和政府性基金预算重复列收列支、中德财政合作伙伴基金2018年底余额等3个事项问题,财政部已在2018年中央决算草案中予以披露。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审计查出问题的整改工作。习近平总书记多次作出重要指示批示,要求各地区各部门依法自觉接受审计监督,认真整改审计查出的问题,深入研究和采纳审计提出的建议,完善各领域政策措施和制度规则。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整改工作,要求各地区各部门对号入座,按时按规定整改到位。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要求,审计署向161个中央部门单位和省[* 本报告对省级行政区统称为省,地市级行政区统称为市,县区级行政区统称为县。]*级人民政府印发整改通知和问题清单,积极跟踪督促整改。

三是预算执行和绩效评价约束缺乏刚性问题。财政部进一步加大预算评审力度,推动部门项目预算评审全覆盖;硬化预算约束,减少追加,部门新增支出优先通过年初预算调剂解决;研究建立与中央部门预算执行动态监控联动机制,督促部门建立健全财政资金内控机制,严肃处理违规违纪行为。

(一)提高政治站位。有关部门单位和地方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深入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审计查出问题整改工作的部署要求,认真执行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有关审议意见,全面落实全国人大财经委审查意见,把整改落实作为重大政治任务抓紧抓实。许多地方结合本地实际,出台加强审计查出问题整改工作的意见。大多数部门单位和地方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中,将审计查出问题纳入检视问题清单,确保整改到位。

(二)建立健全整改机制。有关部门单位和地方不断健全整改机制,形成了行之有效的工作制度。有50多个中央部门主要负责人对整改工作作出专门批示、进行专题部署或担任整改领导小组组长。有的建立了回访检查制度,重点约谈问题较多、整改难度较大的单位负责人,并加强部门间协同配合,如扶贫办会同发展改革委、教育部、财政部、医保局等13个部门,共同推进扶贫审计查出问题的整改,形成合力。

受国务院委托,我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2018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审计查出问题的整改情况,请予审议。

对《国务院关于2018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以下简称《审计工作报告》)指出的问题,截至2019年11月底,绝大多数已得到整改,有关部门单位和地方采取上缴国库、补征或退还税款、统筹使用结转结余资金、调整投资计划和账目等方式,整改问题金额3099.81亿元;制定完善相关规章制度1538项。

一、整改工作的部署推进情况

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总经济师王春英表示,总体来看,在复杂多变的外部环境下,我国经济稳中向好、长期向好的基本趋势没有改变,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高水平对外开放持续推进,预计全年我国国际收支将呈现总体稳定、基本平衡的格局。

三是部分转移支付管理办法不完善或执行不严格问题。对未明确实施期限等问题,进一步明确了23项专项转移支付、4个投资专项的实施期限、退出条件或因素权重等;对未在预算编制前开展评估问题,财政部从下年起将会同有关主管部门,对所有专项转移支付等开展定期评估。对分配标准或计算方法未经批准即实施问题,1项一般性转移支付已纳入专项转移支付,1项资金管理办法报批后印发实施。对未严格按规定方法和标准分配问题,财政部提高了7项专项转移支付分配的科学性,修订其中4项管理办法;发展改革委将严格按规定方法、标准分配和调整。对向不符合条件的单位和项目分配资金问题,财政部已修订相关资金管理办法,并要求地方及时公开信息、接受监督;发展改革委督促地方加快推动项目实施,确保符合安排条件,今后将严格审核。

3.关于转移支付制度体系不够健全的问题。

1.关于防范化解风险方面的问题。

二是相关改革配套体系有待完善问题。财政部会同司法部继续推动预算法实施条例修订工作;建立健全基本支出定额标准调整机制,扩大定员定额管理单位范围,逐步将全部行政、参公单位和大部分公益一类事业单位纳入管理范围;督促部门准确把握“三公”经费口径。财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部门将研究完善机关事业单位相关津贴补贴政策。

值得一提的是,汉斯布鲁此役身陷判罚的困扰。就比如在中场前,他拍马赶到对着兰兹伯格一次钉板大帽被吹了犯规,让全场球迷直呼太冤。第三节还剩1分半钟时,汉斯布鲁上篮时疑似被打手,然而裁判不为所动,抱怨了几句的他却被裁判吹了一个技术犯规。

4.关于全面预算绩效管理机制尚不完善的问题。

1.关于就业补助资金和失业保险基金方面的问题。截至11月底,审计查出的问题已全部整改,涉及金额11.75亿元,完善制度43项,处理处分2人。其中:追回骗取套取或挤占挪用资金2486.19万元,其余3086.47万元通过取消担保、调整预算等整改;追回向不符合条件的单位和个人发放补贴或贷款1.41亿元,通过完善信息系统、停发补贴、取消资格等整改1.89亿元;对7.9亿元闲置资金,已调整预算拨付使用。

4.关于乡村振兴相关政策和资金方面的问题。有关地方和部门已整改20.35亿元,完善制度或落实政策111项,处理处分65人。对农村厕所、污水处理等设施建设使用问题,农业农村部等部门组织开展农村改厕等人居环境问题大排查;有关地方逐村摸底,调整优化目标,探索建立后期运营管护机制,11县农村厕所改造率已达85%,23县厕所和污水垃圾处理设施闲置问题已完成整改,12县解决了相关设施使用二次污染问题。对有关目标任务未完成问题,农业农村部加强组织指导,有19县已完成黑土耕地质量提升、农业废弃物回收利用等目标任务。关于合作社实际效果不佳、未获得贷款或未享受扶持政策等问题,中央农办、农业农村部等印发《关于开展农民合作社规范提升行动的若干意见》(中农发〔2019〕18号),11个部门联合开展专项清理,已注销254家“空壳”农民合作社;2县新增合作社贷款2.31亿元,1县通过降息、贴息等降低合作社融资成本。对资金和项目管理问题,31县已追回被挪用或骗取资金6.76亿元,处理处分58人;40县加速推进110个项目实施,拨付到位13.37亿元;农业农村部发函或约谈相关地方,督促加快农产品初加工项目建设进度。

二是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对优亲厚友、贪污侵占、骗取套取等问题,有关地方已追回资金、核减拨款等9626万元,处理处分306人。对“面子”和形象工程问题,3县通过调整账目、归还资金等整改309万元。对未与贫困户建立利益联结问题,28县通过重新签订帮扶协议、优先吸纳贫困户就业等整改1.45亿元。对将4268万元“造血”资金直接发放问题,10县已通过追回资金、调整收益分配方案等完成整改。

(一)中央财政管理审计查出问题的整改情况。财政部、发展改革委等部门通过调整预决算、督促加快开工等方式整改问题金额382.57亿元,完善转移支付、绩效管理等制度31项。

(四)推动打好三大攻坚战相关审计查出问题的整改情况。

一是地方政府债务风险防控问题。对16省未对困难较大的市县制定地方政府债务应急预案问题,14省已建立,另2省计划年底出台。对漏报或多报债务数据等问题,相关地区核实调整了债务数据。对存量隐性债务未制定化解措施等问题,11个地区已补充制定化解方案。对债务资金闲置问题,35个地区已支出224.98亿元,其余65.42亿元将在调整项目后按进度拨付。

三是部分预算调整和下达不够规范及时问题。对尚不具备实施条件的4个项目追加预算问题,财政部督促相关部门尽快完成项目评审,加快预算执行。对下达7个部门项目预算时间较晚问题,财政部会同发展改革委加快下达投资计划,部门新增的临时性、应急性支出原则上全部通过现有预算调剂解决。对部分预算未在规定时间内下达问题,至2019年9月底,一般公共预算、政府性基金预算和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转移支付已分别下达97.8%、92.5%和99.7%;发展改革委将进一步提前编制投资计划,确保在规定时间下达。对17项转移支付未提前下达或提前下达未达规定比例问题,有13项自下年起将按规定比例提前下达,2项在政策到期后不再安排。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好在下半场,汉斯布鲁手感回暖,第四节中段,他一巴掌扇飞赖俊豪的上篮,终于完成封盖。但四川男篮早已大比分落后,提前被换下出战42分钟的他,19中10外加罚球14罚13中,砍下全队最高33分,并且摘下全场最高15篮板,加入空砍群。

7.关于重点机场建设项目方面的问题。17个机场建设单位和相关部门已整改122.59亿元,完善制度24项,处理处分2人。对招标不规范问题,17个机场均通过加强招标管理、强化监督、完善制度等进行整改。对不当增加投融资成本等问题,5个机场通过合理控制贷款规模、加快用款进度等整改7.73亿元,4个机场将严格执行成本控制等要求。对挤占挪用或多支付拆迁款问题,3个机场所在地方已归还拆迁款7800万元。对高套定额等问题,7个机场将严格执行概算编报等规定,加强审核把关。对资金闲置问题,6个机场优先使用自有资金、归还贷款等53.15亿元,对其余83.15亿元将进一步优化调度、加快使用。对工程建设缓慢问题,6个机场积极调配资源,优化施工工序,促进项目尽快建成投用;2个机场的消防等部分工程已完工。对违规征地和土地闲置等问题,涉及的1.15万亩土地通过补办手续、复耕复绿等进行整改。对违规建设楼堂馆所等问题,7个机场将在后续项目中严格按可研批复设计建设,认真执行公务接待等规定,1个地方已偿还机场建设资金5524.91万元。

一是预算编制管控基础尚未夯实问题。财政部积极推进中期财政规划管理,加强三年支出规划对年度预算的指引和约束作用;进一步理顺部门预算管理权责,强化部门在预算编制、执行和管理中的主体责任;实施全口径预算管理,建立预算执行情况和下年度预算安排挂钩机制;加快推进项目支出标准体系建设,要求不得在项目预算中编报基本支出;稳步推进部门预决算公开,接受社会监督。

二是部分转移支付安排交叉重叠问题。对在部门预算和转移支付中安排补助地方同类支出问题,财政部已督促调整2019年部门预算,或转列专项转移支付。对两部门安排的支出投向相同或类似问题,财政部与发展改革委在安排预算时加强沟通,并要求地方做好统筹安排。对6个投资专项的部分具体投向存在重叠问题,发展改革委正在修订2个专项的管理办法;其余4个专项将进一步加强审核,避免交叉重复。

(三)重点专项资金和项目审计查出问题的整改情况。

五是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管理存在薄弱环节问题。对部门所属事业单位设立的部分一级企业未纳入预算范围问题,财政部在第6次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扩围工作中将295户企业纳入预算范围,并加快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逐步实现全部纳入。对资金闲置或未发挥效益问题,国资委出台《中央企业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支出执行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国资发资本规〔2019〕92号),对预算支出使用全过程进行规范,并探索开展国有资本经营预算预评估和后评价工作。

2.关于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方面的问题。有关地方已整改问题金额74.83亿元,完善制度28项。对16省信息系统和数据存放问题,有6省已基本实现全省统一信息系统和数据省级集中存放,其他地方正加快推进。关于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比例较低问题,财政部、国资委、税务总局等五部门印发《关于全面推开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工作的通知》(财资〔2019〕49号),财政部、国资委加大划转工作力度,将于2019年底基本完成中央企业股权划转工作,地方企业正按计划启动。对基金管理不够规范问题,2省归还占用的财政资金、贷款等73.72亿元;3省已有3000多名去产能企业分流安置职工重新参保或补缴保费;13省收回违规发放给2.39万名不符合条件人员的养老金1.02亿元,并建立起数据共享、联合惩戒等机制。

审计署审计长 胡泽君

三是扶贫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问题。对多数县未开展扶贫绩效评价问题,财政部、扶贫办等印发《财政专项扶贫资金绩效管理操作指南(试行)》(财办农〔2019〕68号),指导县级开展绩效管理。对贫困户识别不够精准问题,扶贫办督促地方全面排查,12县已剔除不符合条件贫困户。对行政村账务不规范等问题,10县已督促145个行政村完善财务资料、规范财务报销程序等。

5.关于惠农补贴资金方面的问题。有关地方已整改118.85亿元,剔除识别不精准或重新识别补录4.49万人,更新信息数据3.69万条,完善制度222项,处理处分641人。对惠农补贴散碎交叉问题,财政部会同农业农村部、民政部等加大了归并整合力度,并完善申报、审核、发放机制。对“一户多卡”或未通过“一卡通”发放补贴问题,财政部会同相关主管部门开展“一卡通”专项治理,推动一户一卡(折),并将国库集中支付与“一卡通”相结合,提高补贴发放和领取效率,135县已整改86.91亿元。对政策实施效果不佳、搞平均主义等问题,各地通过入户、信息公开等提升知晓度,已补发或加快发放2772万元。对资金管理使用问题,已追回被骗取套取、违规使用或超范围发放资金3.21亿元,统筹盘活、加快拨付闲置资金27.95亿元。

(二)中央部门预算执行审计查出问题的整改情况。相关中央部门和所属单位已整改问题金额75.43亿元,完善制度56项。一是对预决算编报还不够完整准确问题,38个部门和108家所属单位通过调整账目、纳入预算等整改13.47亿元。二是对预算执行及资产管理还不够规范问题,35个部门和87家所属单位通过上缴国库、补办手续、收回资产等整改43.78亿元。三是对“三公”经费及会议费等管理不够严格问题,43个部门和95家所属单位通过归还费用、清退或处置公车、细化会议计划等全部整改。四是对依托管理职能或者利用行业资源违规收费问题,3家所属单位已停止开展评比表彰活动,对违规收费事项进行清理。五是其他问题,其中:对违规发放津贴补贴问题,1家所属单位已清退12.74万元,2个部门和3家所属单位已完善制度、停止发放等;对未经批准兼职取酬等问题,2个部门和1家所属单位的5人清退取酬68.04万元,1个部门和1家所属单位的11人已停止兼职;对会计核算不规范等问题,41个部门和50家所属单位通过调整账目等整改18.79亿元。

对审计指出的预算执行不严格、监督责任未有效落实等深层次问题,财政部和有关部门正在持续推进整改。

一是一般性转移支付中指定用途资金占比仍较高问题。财政部对有关一般性转移支付不再要求专款专用,由地方根据实际需要安排使用,并制定完善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制度的方案,对共同财政事权逐步实行分类分档的保障机制。

一是擅自拔高或随意降低脱贫标准问题。对提高住房补助标准或过度医疗等问题,14县已整改14.78亿元。对未实现“两不愁、三保障”即作脱贫处理问题,41县通过细化帮扶措施、重新识别补录贫困人口等整改,涉及贫困群众2.97万名。对摘帽即摘帮扶等问题,2县加强扶贫及资助政策落实,提升扶贫成果的稳定性和持续性。对赶进度、搞冲刺、虚报数据等问题,9县通过调整任务目标、严格数据审核或补拨资金等整改。

有了这身板,摘篮板造犯规就如同家常便饭了,次节他靠罚球苦苦追分,本节仅剩3分钟的时候,他接球顺下生生撞开朱旭航有一米多远,大空位单手虐筐得手之后,分差已经被缩小到了5分,半场便狂揽20分8篮板。

二是金融风险防控问题。对变相降低企业实得融资问题,5家商业银行通过取消与贷款挂钩的存款和理财产品、结清问题业务等完成整改,处理处分212人。对违规收取企业融资费等问题,3家金融机构出台下调费用、扩大减免范围等制度5项,退还费用等2.3亿元,处理处分42人。对“名股实债”开展债转股问题,相关金融机构在保障企业正常经营的前提下,提前退出部分资金,或安排专项降准资金和社会募资置换原有资金。对虚假掩盖不良问题,3省相关金融机构通过核销及清收转让、追加抵质押等整改740.23亿元。对村镇银行等不良贷款问题,各级监管部门督促相关金融机构规范入账,并采用重组、转让等市场化手段予以整改。对地方金融监管存在的薄弱环节,有关部门正研究起草监管办法,目前已出台融资担保公司等3类机构的监管规则,正在制订融资租赁等4类机构的监管规则。

二是绩效评价不够规范问题。对未将以前年度绩效评价结果作为预算安排参考因素问题,财政部下达2019年相关预算时,已作为参考因素;相关部门将绩效目标完成情况作为项目预算安排的重要依据。对项目自评不够客观问题,发展改革委督促地方核实6个专项情况,提高自评客观性和准确性;相关部门进一步严格执行绩效自评标准。对未严格自评或自评内容不完整问题,发展改革委组织完善了相关专项的二三级绩效指标,今后将严格按设定标准开展绩效评价。

(三)切实强化结果运用。有关部门单位和地方坚持举一反三,将整改工作与加强管理、完善制度、追责问责紧密结合,提升整改效能。如水利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结合整改,研究制定教育、警示、问责意见;农业农村部、卫生健康委、人民银行等把国家审计与部门内部审计、纪检监察、巡视巡查等贯通起来,推动审计结果共享共用。大多数部门单位和地方对普遍性问题组织深入研究,健全相关制度机制,努力实现源头治理。

四是部分投资计划与预算下达对接时间较长问题。发展改革委进一步提高了年初预算到位率,执行中减少预算追加;财政部优化了预算审核流程,缩短预算下达时间。

三是绩效信息公开比例较低问题。财政部已将中央部门本级50个重点项目、49项一般性转移支付、18项专项转移支付以及部分政府性基金的绩效目标,向全国人大报告;将20个重点项目的绩效评价报告、82个中央部门265个项目的绩效自评结果,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92个中央部门公开了235个项目的绩效自评表和81个重点项目的绩效评价报告。

2.关于预算管理不够全面规范的问题。

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经常账户顺差1374亿美元,与同期国内生产总值之比为1.3%,处于合理区间。其中,国际收支口径的货物贸易顺差3399亿美元,同比增长33%;服务贸易逆差2018亿美元,下降12%。服务贸易项下,旅行、运输和知识产权使用费逆差分别下降8%、14%和10%。

二、审计查出问题的整改情况

2019年前三季度,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顺差205亿美元。直接投资净流入301亿美元,其中,我国对外直接投资695亿美元,外国来华直接投资995亿美元。证券投资净流入430亿美元,其中,我国对外证券投资632亿美元,外国来华证券投资1062亿美元。

3.关于医疗保险基金方面的问题。有关地方和部门已完善制度18项。对医保监管能力建设相对滞后问题,医保局建立起飞行检查机制(不预先告知的异地监督检查),推动建设医保智能监控示范点,探索建立“黑名单”制度,推动将骗保行为纳入国家征信体系;对存在骗套行为的定点医药机构或个人,依法终止服务协议、追回资金并移送公安机关。对医保基金个人账户资金使用不够规范问题,1省已取消城镇居民医保卡的储蓄卡金融功能,5省5市已停止个人账户用于非医疗保障支出。对未完全按要求整合城乡居民医保问题,4省均已制定整合方案或实施意见,确保2020年前实现“六统一”;对职工医保基金未实行市级统筹情况,3省均作了安排部署,最晚将于2020年完成。对职工医保未纳入属地管理问题,7省与相关行业(企业)协调制定了移交方案,其中3省已完成13个行业(企业)的移交工作,涉及35万人。

6.关于保障性安居工程方面的问题。各地已整改861.85亿元、住房21.97万套,完善制度162项,处理处分167人。对493个项目扩大棚改范围等问题,有关地方通过调整棚改项目等全部整改。对违规使用棚改项目融资问题,各地已收回资金、分期还款等180.08亿元。对土地手续不全等问题,有关地方通过完善手续、补缴出让金等整改521个项目的3.43万亩土地。对未享受税费减免等问题,已退还税费和融资中介费12.47亿元。对资金未及时安排使用或分配不细化等问题,有关地方已通过统筹盘活、归还暂无需求贷款等整改591.83亿元。对套取挪用问题,已追回、补充安排资金77.47亿元。对住房未交付、空置或违规分配使用问题,各地通过交付使用、调整用途、加快配套建设、清理腾退、补收差价等整改空置住房17.95万套和违规使用住房4.02万套。

Related Post